1. 廣州 深圳 珠海 汕頭 佛山 韶關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東莞 中山 江門 陽江 湛江 茂名 肇慶 清遠 潮州 揭陽 云浮
        南方網> 教育>教育頭條

        校外培訓機構發展與治理研討會在京舉行

        2019-11-15 08:30 來源:南方都市報 梁艷燕 葉斯茗 鄭小敏 賀蓓 唐孜孜

          經過近兩年的校外培訓機構治理和規范,培訓市場面臨著怎樣的發展格局?如何建立長效機制鞏固治理成果?在線教育異軍突起,該如何去趨利避害?學生減負還需要哪些政策支撐?今天,由南方都市報主辦的“校外培訓機構發展與治理研討會暨第二屆在線教育發展峰會”在北京舉行。北京信息科技大學副校長、教育部高校教學信息化與方法創新指導委委員于世潔,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楊東平,廣東教育督導學會會長陳健,華南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院長、長江學者盧曉中,博實樂順德碧桂園實驗學校總校長陳錢林等知名校長,以及好未來、新東方、卓越教育、掌門一對一等校外培訓行業線上線下部分頭部企業的負責人將出席,并暢談校外培訓機構規范發展之道。

          會上,南都教育聯盟將發布《2019校外培訓機構發展與治理報告》。該報告梳理2000年以來我國有關校外培訓機構治理的政策,尤其是2018年以來各階段治理重點及成果,以線下培訓機構和線上培訓機構兩大主體,觀察校外培訓機構的變化及新動向,立足本國實際,展望我國校外培訓機構治理政策的未來走向,以期為校外培訓機構治理政策的發展提供咨詢性意見和建議。

          線下培訓

          外教亂象嚴重、預付費風險高、機構跑路……多省份出臺方案應對校外培訓機構問題

          2018年2月,教育部發布《關于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通知強調:要堅決糾正校外培訓機構開展學科類培訓(主要指語文、數學等)出現的“超綱教學”“提前教學”“強化應試”等不良行為。同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印發,就當前校外培訓發展中面臨的難點、痛點問題作出明確規定。

          近兩年的治理取得了哪些成效?南都教育聯盟分析梳理了全國20多個省份對校外培訓機構的治理政策,提取了部分省市的政策亮點,同時重點關注了校外培訓機構的“老大難”問題。

          校外培訓機構的“老大難”問題有:教育機構跑路頻發,據不完全統計,2019年上半年,被媒體曝光跑路、停業的教育培訓機構至少十多家,有的涉案金額高達2000萬元;培訓機構外教亂象嚴重,外教管理難以落實到位;預付費風險頻發,消費者合法權益難以得到保障等。

          針對上述難題,已有省份出臺對應方案。如浙江省臺州市通過讓教育機構繳納 “風險保障金”,來防范跑路帶來的惡性欠學費事件;福建探索建立學雜費專用賬戶、嚴控大額資金流動;廣東對外教進行專題培訓,建立工作臺賬;無錫發出培訓機構老師“從業禁止令”等。

          經過集中整改,關停不合格的機構,促使機構更加規范,全國多個地區已經明確:回頭看,零容忍,防回潮。全國中小學生校外培訓機構管理服務平臺已經上線,且越來越完善。素質教育也成為了機構的新發力點,越來越多巨頭搶灘。政策等多方面因素也促使以教育綜合體為代表的聚合模式成了機構的選擇。

          線上培訓

          在線教育企業逐步改進 師資透明度問題仍存在

          今年7月15日,教育部等六部門印發《關于規范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在線培訓機構的教學內容、師資等受到關注,不少問題得以及時規范,在線培訓機構不再野蠻生長。

          《關于規范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規定,機構要在培訓平臺和課程界面的顯著位置公示培訓人員姓名、照片和教師資格證等信息,公示外籍培訓人員的學習、工作和教學經歷。從2019年3月起,南都教育聯盟針對K12學科在線培訓展開了多次測評和調查,今年9月,針對在線少兒英語機構也展開了調查。

          調查發現,從去年被納入規范體系開始,在線教育企業正逐步改進,如新東方在線、學而思網校、掌門1對1和納米盒等機構在官網/APP開設相應的欄目,公示師資信息。而作業幫一課、猿輔導等則是打開課程介紹,點擊老師頭像查看老師信息。

          但一些機構在師資透明度上,問題仍然存在。有機構公示教師資格證,但打滿馬賽克,如“家有學霸”和“三好網”兩家機構以照片的形式公布了教師資格證,但是每張掃描件上都印滿了機構的水印,只能從照片中看到資格證上的教師照片以及姓名,資格證編號全部都模糊處理。

          與大班課相比,在線1對1培訓更強調單獨的個性化輔導,但主打在線1對1輔導業務的培訓機構,其官網是最難獲取授課老師信息的,基本上都要先留聯系方式才能選老師。

          在調查過程中,南都教育聯盟研究員發現“梯方在線”疑似有聘請學校在職老師的違規行為。當研究員問及該機構的師資時,其客服解釋,不公布教師資格證編號的原因是由于機構與在校教師合作,公示教師信息可能會泄露教師隱私。2018年8月,國務院《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要求校外培訓機構必須有相對穩定的師資隊伍,不得聘用中小學在職教師。

          焦點

          退費難和虛假宣傳是投訴曝光重災區

          報告中,南都教育聯盟以70多家在線教育機構或APP的名稱,以及“在線教育”“K12在線”“在線教育教師資質”“在線教育宣傳”“線上教育”等近百個關鍵詞,在百度、新浪微博以及21CN聚投訴搜索2018年1月至2019年8月期間K12在線教育的相關信息。通過對兩萬多條原始數據進行清洗,南都教育聯盟研究員篩選出近千條與K12在線教育相關的信息,總結了媒體曝光的十大問題和市民投訴的十大問題。

          比較發現,兩組數據都包括退款難、虛假宣傳、客服服務不到位、不合法規(侵犯隱私)、教學水平欠佳等。其中,退款難是投訴曝光重災區,常見的三種情形是:機構仍在,但以各種理由拖著不退款;機構“跑路”,消費者找不到門路退款;消費者用貸款方式交費,課程停了,但貸款卻停不了。其中在市民投訴十大問題中,關于培訓貸的投訴主要是兩方面:一是課程停止后,貸款停不了;二是質疑培訓貸是否合法合規。

          在梳理的數據中,媒體曝光虛假宣傳的信息占11.34%,這些虛假宣傳內容會出現類似“狀元推薦”、“課后平均提分×××”“名師”“名校”“百分之百過關”的字眼。而在市民投訴中,這一部分占比近三成,投訴內容有“貨不對板”“承諾隨時停課隨時退費做不到”“承諾名師教學做不到”等信息。

          數據還顯示,媒體曝光客服服務質量不佳的信息占5.04%。而市民投訴問題中,這一項排到第三位,達26.39%。較常見的三種情形為:一、客服服務品質不高,對顧客反映的問題沒能提供較好的解決方案;二、客服響應慢,有些甚至不回復;三是完全聯系不到客服。此外,市民還反映,一旦在部分機構留下聯系方式,就會不停地接到該機構的推銷電話,“令人不堪其擾”。

          師資最受重視,強化機構資質審查呼聲最高

          報告中,南都教育聯盟還通過問卷調查數據,反映家長學生的心聲,從而有針對性地給出建議。

          今年8月,南都教育聯盟發起在線培訓相關問卷調查,超過2000人參與調查。調查發現,在線教育的師資最受用戶重視,而強化機構資質審查呼聲最高。

          問卷調查數據顯示,超過六成的受訪者表示使用過在線培訓產品。對于最常使用的在線培訓的學習方式,34.4%的受訪者選擇大班直播課,21.9%的受訪者選擇真人老師1對1培訓。

          對于在線培訓,消費者最看重什么?受訪者中,選擇師資質量與課程設置的比例最高,分別為19.1%和18.3%。在每周使用在線培訓的頻率上,選擇一周一兩次的受訪者居多,占了34.4%。

          對于在線培訓的滿意度,只有6.3%的受訪者表示非常滿意,25%的受訪者表示滿意,而一半受訪者表示一般,不太滿意的占18.7%。對于在線培訓的顧慮,認為長時間使用電子產品可能損害視力的占21.4%,擔心孩子自控力差的占21.4%。

          在線培訓產品應如何調整?受訪者中,希望加強“教師資質與水平規范”與強化在線教育平臺“資質審查”的較多,分別占15.8%;希望價格更加實惠、提升用戶體驗感、推出更多針對未成年人保護的功能與設計的受訪者分別占14.6%、12.9和12.3%。

          建議

          減負要“一減三不減” 建立多元的評價方式

          無論線上還是線下,校外培訓機構的紅火帶動了一批家長的熱情。但需要明確的是,校外培訓機構的教育應該是學校教育的有益補充,而不是變成推動應試考試的“助燃劑”,不能成為家長和學生負擔的“增壓劑”。

          南都教育聯盟研究員通過梳理國家和各地方教育部門推出的減負相關政策,分析線上、線下教育培訓機構存在的問題,發現如何在滿足家長學生發展需求以及減負中取得平衡,是需要關注的問題。在減負的同時實現增效,要做到“一減三不減”,即減負不減要求,減負不減質量,減負不減責任。

          “為什么補課熱高燒不退,有時候反而是我們課上講的太少了,把學生推向了社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師向南都教育聯盟研究員稱,絕大多數培訓班給不了優質的教育,“一位有著三年教齡的老師就可以在機構里稱為名師,實際上,在學校教書六年才算站穩講臺。”

          研究員了解到,很多培訓機構采取“拔苗式”的教育方式,導致學生知道答案,但缺乏“為什么”的探索和反思,不求甚解。曾有家長表示,自己二年級的小孩在機構已經學會了萬以內的加減法,然后回到學校卻栽在了20以內的加減法里。這個問題讓她重新考慮孩子是否適合過早往培訓機構送。

          減負不僅要減輕學生負擔,更要減輕教育的“功利性”。當分數成為學校好賴的第一標準,當分數成為考核老師的首要指標,當分數成為學生好壞的唯一衡量,育人便成為一句空話。因此,建立多元的評價方式,發展完善各類教育體系,包括職業教育,均衡優質教育資源,適當以教育信息化手段輔助教學,通過教學大數據,給予學生個性化輔導,這些舉措將有利于打造學校、教師、家長、學生四方都減壓的良好教學大環境。

          至于如何看待目前方興未艾的在線教育,華南師范大學教師教育學部學校發展與領導科學系主任童宏保認為,未來在線教育將會更加規模化、標準化。從市場供需看,無論是在線教育還是線下培訓都是教育服務產品,應制定從業標準、支持合法培訓機構的良性發展,幫助家長正確選擇、加強政府和社會監管、杜絕學校合謀,為正規的教育培訓機構和教育產品贏得更好的生存和發展環境。

          童宏保還表示,家長和學生需要有效選擇,要有科學的診斷和透明對稱的信息。因此,政府要從制定行業規范入手,讓教育服務產品真正為學生發展服務。行政職能部門和社區要加強監管,保障良好的營商環境。要從規范標準、定期監督、周期評價等方面進行過程管理。為在線教育共同營造安全、健康的學習環境。

        編輯: 羅予岐

        相關新聞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廣告服務- 誠聘英才- 聯系我們- 法律聲明- 友情鏈接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制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

        张柏芝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