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 深圳 珠海 汕頭 佛山 韶關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東莞 中山 江門 陽江 湛江 茂名 肇慶 清遠 潮州 揭陽 云浮
              南方網> 教育>國內教育新聞

              成員學校“貼名牌” 更要成為“真名校”

              2018-10-17 10:39 來源:南方日報

                近兩年來,廣州教育集團遍地開花,已成立或籌備超過30個教育集團,成為促進基礎教育均衡發展的新力量。

                作為新型辦學模式,教育集團化在實踐中也存在一些瓶頸問題:教育集團化是否只是“拉郎配”,“新名校”能否成為“真名校”?招生方式是否改變,讓更多學生享受優質教育?如何促進教育均衡,緩解大城市“擇校熱”“學區房”問題?

                集團內部直升政策有待突破

                今年8月,原廣州市第二十一中學和原廣州市越秀外國語學校兩所完全中學整合成廣東實驗中學越秀學校,并同步組建廣東實驗中學越秀教育集團。新學期開始,原廣州市越秀外國語學校的學生鞠海怡成了一名“新省實人”。

                目前,廣州已成立或籌建30多個教育集團,已實現市屬優質教育資源集團化辦學全覆蓋,每個區都至少有1個市屬教育集團在當地辦學。

                不過,最受社會關注的是,“強強聯合”或“強弱聯合”的集團化學校會改變招生方式嗎?不少家長期待,集團化辦學能讓孩子在家門口上名校,享受更優質的教育資源。

                事實上,教育集團內部直升讓學生“曲線上名校”已有先例。

                2013年育才教育集團、2014年培正教育集團成立后,越秀區已對兩個教育集團實施了內部“小升初”對口直升試點:育才學校和培正小學設有“小升初”直升班,分別對口直升育才中學和培正中學。從2017年起,集團內部的小升初電腦派位擴大到新增的小學成員校。

                但廣州絕大多數教育集團的內部直升機制還處于“想法階段”。今年6月,廣東實驗中學荔灣學校成立時,廣東實驗中學(以下簡稱“省實”)校長全漢炎曾表示,“省實荔灣學校有小學也有中學,地處同一片區,未來我們也希望可以在政策允許范圍內,探索直升機制”。

                根據今年海珠區的教育工作安排,未來還繼續優化調整公辦小學招生服務地段,試點“九年一貫制、十二年一貫制”的辦學路徑,探索集團內、學區內“對口直升”新機制。

                今年中考季,廣州市執信中學、廣州市第二中學、廣州市鐵一中學3所學校首設“初高中課程銜接實驗班”,即“2+4”實驗班。所謂的“2+4”,指的是高中學校在自身的初中部選拔部分成績優異的學生簽約直升,實驗班的學生,在初三就開始學習高中知識,即“2年初中+4年高中”。

                目前,3所學校的“2+4”實驗班僅面向本校初中招生。那么,集團化辦學之后,成員校學生是否有機會直升龍頭學校的高中部?有教育集團龍頭學校校長透露,未來有望將集團成員校學生納入“2+4”實驗班招生對象。

                從總體看,廣州在集團內部直升上已經有所探索。但是如何將直升擴展到更多成員學校,如何建立起更加科學的直升機制,仍是集團化辦學需要解答的問題。

                集團化辦學仍存諸多矛盾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指出,名校大規模集團化辦學,成員學校如果僅是“貼名牌”或者照搬名校的教育理念和教學方式,未必能辦成真正的名校,甚至可能被邊緣化,喪失自己的發展特色,“若是這樣,家長依然會擠破頭讓孩子上老牌名校,集團化辦學并不能真正緩解‘擇校熱’”。

                記者從廣州多個教育集團了解到,集團化辦學首先進行了制度化——各個教育集團按照“一集團一章程”落實集團內部管理,以章程規定集團辦學行為、體現集團辦學特色,建立對成員學校的考核和良性進入、退出機制。

                談及集團化辦學,校長們都提到了“辦學文化引領”,即通過輸出名校的辦學理念、校風、學風等文化,改善其他成員學校的文化基因。

                全漢炎表示,在集團化辦學中,各個學校的發展基礎、辦學特色不盡相同,不可能完全復制,“例如,省實要以文化引領其他成員學校,推動內涵建設,提升其辦學水平”。

                在中山大學教育學教授馮增俊看來,當前集團化辦學質量良莠不齊,實踐中仍存在著諸多矛盾。如規模擴大與教育質量提升的矛盾,師資共享和師資體制、教師數量的矛盾,合作辦學與特色發展的矛盾。

                馮增俊指出,“新名校”要晉升為“真名校”,廣州需“三方合力”。龍頭學校要從關鍵資源如校領導、師資、教學方法等方面給予成員學校實際支持;而成員學校不可完全照搬龍頭學校,要結合自身情況創造性地開展工作;教育行政部門不單要對集團化辦學給予資金扶持,還要進一步探索、指導集團內的升學機制,逐步改善成員學校的生源條件。

                關鍵要讓骨干教師流動起來

                辦好學校的核心因素在于建設精良的教師隊伍。若沒有骨干教師的流動和調配,集團化辦學的效果也會大打折扣。因此,集團化辦學中的師資共享、流動問題尤受關注。

                廣州不少區為集團化辦學提供了人事政策支持。其中,天河區建立教育集團核心校的“骨干教師蓄水池”,按每所核心校所帶成員校的數量增配教師,以每所成員學校3名的標準進行配備。

                荔灣區也建立了更加靈活的教師管理機制,在集團化辦學中深入推進“區管校聘”教師管理機制,教師可在人事關系不變的條件下在集團內流動,新教師在集團內統一調配,校長可實行“一長多校制”等。

                集團化辦學的成效正在逐漸凸顯。但也有不少人提出,名校持續擴大版圖,優質教師持續流出,是否“稀釋”優質教育資源?馮增俊分析說,科學的集團化辦學擁有較強的重新整合資源的能力,對于龍頭學校來說,流動到成員學校的優秀教師占比不多,且它們有著非常成熟的教師培養體系,能夠在較短周期內培養、補充優秀教師,輸出少量教師反而會激活整個教師隊伍。

                “集團化辦學是否科學、成功,關鍵要看其是否真正擴大了優質教育資源的覆蓋面,使學生真正受益。”馮增俊說,龍頭學校輸出教師能夠促進成員學校的快速發展,從總體看,社會效益更高。

                但也有校長透露,目前集團化辦學的教師流動并不理想。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校長舉例稱,他所在的教育集團中,龍頭學校的教師數量相對合理,但成員學校的教師過多,且龍頭學校和其他成員學校的學段并不一致。因此,囿于教師數量和學段等因素,龍頭學校和成員學校之間的教師流動難以開展。該校長建議,廣州可將幫助和扶持成員學校迅速提升“軟實力”水平作為龍頭學校辦學業績考核的重要內容,必要時施行教育集團“捆綁式”考核,強化龍頭學校的使命感和責任感;同時,教育集團應在晉級評聘和評優評先上對輪崗交流的教師優先考慮,以此激勵教師輪崗交流。

              編輯: 柯丹潔

              相關新聞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南方報業傳媒集團簡介- 網站簡介- 廣告服務- 招標投標- 物資采購- 聯系我們- 法律聲明- 友情鏈接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制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

              张柏芝微博